首页
简介
新普金娱乐
资讯
纺织皮革
返回顶部
羽绒企业遭遇严重的原料短缺,原料价格也出现上涨
发布时间:2020-02-13 11:52
浏览次数:

据经济之声《天下公司》报道,仍在继续的H7N9型禽流感,开始影响到国内众多羽绒制品企业,包括羽绒服、羽绒被、羽毛球等相关制造商现在面临原料短缺的问题,原料价格也出现上涨,一时间"无米下锅",预计今年冬天,很多终端产品的市场价格可能出现上涨。  国内一家大型羽绒企业--上海东隆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年销售额超过10亿元。公司副总经理张恋建今天接受经济之声记者采访时直言,这次禽流感对行业的影响非常大,之前几乎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损失。目前原料短缺,价格飞涨,市场上含绒量90%的羽绒每公斤已经从300块涨到了600左右。  张恋建:从3月底国内发现第一例禽流感病例以来对于这个行业造成了非常大的影响与损失,羽绒从去年年底开始已经在一个高位运行。人们对于禽流感的恐惧导致了禽肉市场的滞销,国家也在一些地方对于家禽进行了活埋,导致了原料市场重金难求,原材料极度短缺的状态,以90的绒来讲含绒量朵绒的含量差不到从一个300涨到一个600的状态。  据了解,目前国内大部分羽绒供应商的原材料都是从养殖散户的手中收购的,但是禽流感发生之后,市场对鸡、鸭等禽类的需求减少,屠宰数量的减少导致羽绒产量锐减,供应商们不得不面临货源紧缺的状况。  一环套一环,对采购商来说,这段日子也很难熬。合肥鸿昌制绒公司是一家60年家族产业经营历史的中型羽绒原料采购商,今年4月份,公司总经理吴斌走遍了长三角寻找原料,同样是重金难求。  吴斌:采购商更着急,现在我们算客气的了,很多的人说话都不客气,打电话一问羽绒就是没有,或者说就这个价格,也不给你还价。  正常年份,现在应该正是生产制作羽绒被服的高峰期。但眼下,羽绒原料进不到货,导致不少生产商和客户签好的合约无法兑现,可能出现毁约。上海东隆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恋建说,原料供货紧张,厂商生产停滞,目前整个产业链面临供应链断裂的境地。  张恋建:供应量压力很大,企业越大可能前期签的合同很多,面临的压力就更大。目前主要的压力是来自于供应链的断裂,正好是4月到10月的生产旺季,很多服装加工厂,却没有原料。  合肥鸿昌制绒公司总经理吴斌坦言,禽流感只是这次羽绒行业危机的导火索,实际上去年底以来羽绒价格便稳步上升,市场供求出现变化,从今年初至今,羽绒价格涨幅超过50%。另一方面,未来能否解决食品安全问题也关乎行业危机的化解。  吴斌:禽流感只是一个导火线,更为重要的也是食品安全问题,中国家禽的保有量这么高,外国人也不敢吃不敢买。出口出不掉就导致羽毛的产量减少了,供求比例拉的很大,所以就导致了价格的攀升。  原料成本的上涨,传递到终端,羽绒被服制品是否会大幅上涨呢?在吴斌看来,必然会出现产品涨价。  吴斌:羽绒制品行业现在的资金都很缺乏,羽绒价格涨价了风险伴随着提高了,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是现金交易,大的羽绒制品厂家被迫减产,采购资金跟不上,减产的话款式开发的多一点定位会高一点,价格就卖的高了。  对于今后一段时间的产品价格走势,上海东隆羽绒制品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张恋建也认为,涨价是肯定的,但具体的涨价幅度目前还很难判断。  张恋建:最终影响产品价格的因素非常多,一件羽绒服的春绒量秋羽来讲可能是60克以上,冬羽平均150克,它可能上涨大概20到30块钱一件,但是最终定位定价,因为各个品牌不同的倍率导致最终价格的传递多少是很难下判断。  业内分析,受冲击最大的会是外贸企业,他们一般接受订单比较早,如期完成订单,企业就要承担成本上涨带来的利润损失,甚至亏损,而完不成订单,就会丢掉自己长期建立的信誉和客户关系。张恋建表示,眼下,羽绒行业应该相互理解,相互支持,共同度过难关。  张恋建:行业上来讲,大家都在呼吁这个时候相互理解相互支持看看是不是能够交期往后延一延,订货数量能不能减少一些,价格能不能互相弥补一下。从国家层面上,正确引导人民对于原料的供应如果能够集中上来的话,应该可以迅速挽回这个局面。

据新华网报道,这几天,我国各地超市柜台重新摆上了新宰的鸡鸭禽肉,活禽交易市场陆续恢复营业。“活禽交易恢复后,收购原毛也将慢慢变得容易了。”已停产一个多月的江西成隆羽绒制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成说。

今年3月底,一场突如其来的H7N9禽流感疫情,不但让家禽养殖业损失惨重,也令羽绒价格猛涨。不到两个月,羽绒价格已经翻了一番。据业内人士介绍,今年秋冬季节,羽绒服、羽绒被等羽绒制品的上市价格肯定会水涨船高。  【市场】 近期羽绒价格涨得有点猛  “近期羽绒价格上涨得太厉害了,对服装业特别是羽绒服装行业影响太大。”河南君兰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李随军说,他们是一家专门经营羽绒保暖服饰的企业,每年羽绒服、羽绒裤的产量在100万件左右,占郑州市场总产量的1/3。“我们每年对羽绒的需求量有上万公斤,谁也没有想到,今年的价格会涨这么多。”李随军说,这种情况让他们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李随军说:“鸭绒含量90%的原料绒,去年的价格基本稳定在每公斤300多元,从今年4月份开始上涨,400元、500元、600元、700元,就这还在涨,大家都在拼命抢原料,已经达到有钱也买不到的局面,不得不望‘绒’兴叹。”据介绍,目前我国大部分羽绒都是从家禽养殖散户手中收购的,受H7N9禽流感的影响,今年不少活禽交易市场大量关闭,大量家禽被扑杀,这使得服装加工企业的羽绒原料来源变窄。  【尴尬】 服企纠结是否履行订单  “冬季上市的羽绒服一般都会在6月份生产,四五月正是原料采购黄金期,但现在原料供应异常紧张。”李随军说,我们这种大公司还好一点,手里有一些库存原料,一些小企业一点库存也没有,都是随行就市收购原料,“价格上涨对大家影响很大。”“今年的情况有点特殊。去年冬天的严寒天气让羽绒制品热销,很多厂商今年大量接订单并提前投产,但禽流感却给整个行业当头一棒。”郑州金帝服装公司总经理张薇说,他们是一家加工羽绒裤的小公司,每年需要上千公斤的羽绒,因公司资金紧张,过去都是在生产旺季到来时才采购原料,今年的情况却让他们很被动。张薇表示,现在羽绒价格涨幅太大,而且价格非常不稳定,公司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3月份前签下的订单,履行的话必将大幅亏损,而完不成订单,就会丢掉长期建立的信誉和客户关系,“对于这个问题,自己很纠结”。  【原因】 都是禽流感“惹的祸”  “现在是有钱都买不到原料。”浙江萧山一家羽绒服生产企业的负责人在电话里告诉记者,过去都是原料供应商送货上门,等生产销售结束了再结账,“现在,我们先付了钱,还不能立即拿到货,还要等”。据他介绍,在被誉为“世界羽绒之都”的浙江萧山,原料同样频频告急:之前的原毛主要收购地为江浙皖,今年这些地区均为疫情发生地,禽类养殖数量减少,导致羽绒产量锐减,羽绒原料基本处于有市无价的状态。“受H7N9型禽流感疫情影响,近两个月来羽绒原料价格大幅上涨且波动剧烈,甚至到了每日一价的地步。河南市场每吨原料绒的价格已经突破了70万元,而且还在不断上涨。”省服装协会羽绒产业管理委员会常务会长卢家乐表示,“今年这种情况是前所未有的。”根据国家羽绒协会提供的信息,不仅国内市场受影响,国际市场也受到波及。“很多工厂从国内进不到原料,就从欧洲进货,直接导致了国际市场上鹅绒价格上涨,今年3月份欧洲鹅绒进价约为130美元/公斤,现在价格直逼200美元/公斤。”卢家乐说。  【预测】 今冬羽绒服肯定会涨价  实际上,对于广大消费者来说,他们关注的是,今年秋冬季节,羽绒制品会不会涨价?昨天,记者走访了郑州几家超市后发现,除了羽绒服,羽绒家纺产品的标价也较前段时间涨了不少。波司登驻河南办事处的厂商代表刘经理说,过去他们经销的羽绒被,折扣最低能打3.5折,5月初厂家通知说,折扣只能打到5折,厚羽绒被的价格从2000元涨到了2500元。“去年羽绒服价格就涨了15%~20%。”刘经理说,现在是淡季,很多商家卖的还是春节前的存货,等这批存货消耗得差不多了,到销售旺季到来时,新上市的羽绒服价格肯定会涨,“至于涨多少,要等厂家通知了。”“今年冬季羽绒制品价格确定上涨无疑。”张薇也表示,成本大幅增加,“不涨价怎么办?”“我们6月底就要开秋季产品订货会了,但现在原料价格涨幅很大,几乎一天一个价,今年新产品的价格不好定。”李随军说,“定价如果低了,羽绒价格再涨了就不赚钱;定价如果高了,产品肯定不好卖,这也是个问题。”他说,自己和一些同行在一起商量过,尽量多采购一些原料,消化一些成本,“今年羽绒服装的价格肯定要上涨,估计最少要涨20%以上,甚或更多。”卢家乐表示,如何应对原料上涨带来的成本增加,品牌商要么涨价,要么牺牲利润。

禽流感 使羽绒原料价格涨了一半 “对羽绒制品企业而言,禽流感是一场突如其来的天灾。”齐贤镇阳嘉龙一带是柯桥区羽绒制品生产企业集中地,其中阳嘉龙羽绒厂是当地最大的羽绒制品生产企业。该厂负责人成海明告诉记者,今年5月一场禽流感,造成羽绒原料前所未有的紧缺。 “去年羽绒原料每吨在30万元上下,今年发现H7N9禽流感后,羽绒原料价一路攀升,一度涨价到每吨65万元,目前每吨仍维持在45万元左右。”成海明指出,原材料上涨势必造成羽绒服、羽绒被的成本上涨。齐贤一家羽绒被生产经营者透露,“同样1.5公斤羽绒被,去年出厂价600元,今年至少在1000元以上,其中主要是羽绒原料上涨所致。” 羽绒制品 零售价格涨得不多 昨日,记者走访柯桥天虹、万达等商场的各羽绒服专柜了解到,虽然羽绒大幅涨价,但是羽绒服在零售终端上仅表现为‘微涨’,一件羽绒服仅上涨30到50元左右。 在万达广场的万千百货内,经营羽绒服女装品牌的任女士直言,羽绒成本约占羽绒服整体成本的30%左右,每件30到50元的提价不完全是受羽绒成本上涨的影响,还包括了房屋租金、人工薪资等多重因素。 随着羽绒原料大涨,羽绒制品出厂价也水涨船高,但到零售市场看,今冬羽绒服等却并未见涨,有的甚至反跌。沃普斯是柯桥区一家有名的羽绒服品牌,在全国各地拥有20多家直营店及近10家代理商。作为小有名气的区域品牌,今年其上市推出的羽绒服零售价格在450-700元之间,不仅没涨价,反而比去年零售价500-800元的定价,下降了10%。 “当前国内羽绒服一线品牌都是这个价格走势。”负责沃普斯销售的夏先生分析,如今服装行业不如从前,消费者购买力下降,加上实体店受电商冲击等因素影响,厂商只能靠自己消化上涨成本,不敢轻易将成本转嫁到消费者头上。 重视创意设计 让羽绒服走出“冬天” 如何让羽绒服不再局限在寒冬里?这是柯桥创意大厦百思服饰设计工作室负责人夏天今年在羽绒服设计上重点思考的问题。百思服饰设计工作室是柯桥区重点培育的羽绒服装设计机构,为雅莹等国内一线品牌提供羽绒服设计。 一件羽绒服常规用绒量为120克以上,但百思服饰公司设计的一款仅70克绒的轻薄型羽绒服,却畅销市场。“这款羽绒服适合在深秋或初冬穿着,可以与T恤、衬衫等搭配。”夏天介绍,以往羽绒服靠寒冷的冬天来拉动,特别是今年受羽绒涨价困扰,再加上天气迟迟不见寒冬到来,作为羽绒服的设计公司,如何拉长羽绒服穿着季节成了必然的探索和尝试。 据透露,百思服饰公司今后将转向轻薄羽绒服、羽绒连衣裙等设计,希望用多元化的产品,使羽绒服生产企业走出靠天“吃饭”的困境。

我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羽绒生产国和消费国。禽流感疫情发生后,不少省份的活禽市场逐级关闭,禽类制品销售骤降,直接影响了羽绒行业的原毛供应,对羽绒产业冲击明显。记者深入江西、浙江等一些大型羽绒加工及制品生产基地采访了解到,四五月份,因货源严重短缺,从原毛收购至羽绒成品销售出现了“翻番行情”。

浙江始州市萧山区新塘街道是全国著名的羽绒集散中心,全国有近70%的原毛加工在这里。禽流感发生后,当地要求对上海、安徽等禽流感重灾区停止收购原毛,羽绒企业遭遇严重的原料短缺。

位于江南地区羽毛集散地丰城市拖船镇的江西冰达羽绒有限公司的厂房里,没有工人繁忙工作的景象。“原料少事不多,工人们做半天事。”公司董事长杨斌指着厂房说,“以前这里是货多得‘插脚都插不下’。”

年产值10亿元的杭州华隆羽绒制品有限公司是萧山一家大中型的外向型羽绒出口企业,公司70%多的原毛靠国内收购。车间主任韩丹红说,一个月出货量比之前少了几十吨。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shopwatersport.com. 新普金娱乐官网-娱乐网在线-Welcome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