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简介
新普金娱乐
资讯
纺织皮革
返回顶部
供需结构不平衡、区域发展不平衡、产业收益不平衡,解决矛盾是为了促进产业提升
发布时间:2020-03-26 05:46
浏览次数:

2017年,我国纺织行业克服了多种不利的内外部因素,取得了平稳的发展。在当前制造业从高速度转向高质量的发展目标任务下,纺织行业围绕自身的成绩、特点与不足进行了深入分析。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孙瑞哲在近日举行的中纺联2017年工作总结大会上指出,要实现纺织业的高质量发展,从外部环境来解决矛盾,应重点关注“三个不平衡”与“三个不充分”。即“供需结构不平衡、区域发展不平衡、产业收益不平衡”与“产融结合不充分、环境建设不充分、创新应用不充分”。客观分析“不平衡”问题具体来看,三个“不平衡”主要体现在:其一,供需结构不平衡。我国已连续五年成为世界最大境外消费国。联合国世界旅游组织(UNWTO)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游客境外消费达到2610亿美元,同比增加12%。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跨境网购的用户达0.42亿人,同比增长82.6%。中国居民境外消费规模的扩大正是供需结构性不平衡的直接结果。供需结构不平衡表现在要素供给不能满足生产需要,产品供给不能满足消费需求。在要素市场,原料供应受机制政策影响,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以棉花为例,国内外棉价差较大,降低了纺纱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棉花质量不高,有效供给不足,不能满足纺织企业转型升级发展需求。资源要素配置效率问题使得行业发展受到制约。在商品市场,产品同质化倾向较重,部分行业存在阶段性、结构性产能过剩,供需匹配存在错位,规模巨大而有效供给不足、制造能力较强而创新能力不足的结构性矛盾凸显,品种结构、品质质量、品牌影响亟待提升,产品和服务对消费升级的适应能力亟待增强。其二,区域发展不平衡。资源要素分布、竞争优势变化与多年发展形成的产业区域格局存在不匹配问题。在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推动和相关政策的引导下,纺织产业有序转移,区域发展差距有所缩小,但是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协调的总体格局尚未根本转变。从投资来看,2012年~2016年,东部地区投资额由4556.21亿元增长至7390.40亿元,增长了62.20%;中部地区投资额由2628.95亿元增长至4143.94亿元,增长了57.63%;西部地区投资额由607.85亿元增长至1304.41亿元,增长了114.60%。但从总产值看,东部地区纺织产业、服装产业、化纤产业的工业销售总产值均占到全国的72%以上。2016年中纺联确定的199家产业集群,主营业务收入约占全行业的40%。其中东部地区占到集群总数的84%,中部地区占到11%,西部地区只占5%。这种区域上的不平衡阻碍了资源的高效流动与应用,限制了区域比较优势的发挥,制约了行业的可持续发展。其三,产业收益不平衡。近年来,尽管全社会工资收入在普遍上升,但在各行业中,制造业就业人员的工资仍处于较低水平。2015年、2016年制造业中的单位负责人收入水平低于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人员的平均工资。从收入差距看,2014到2016年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人员的收入分别是制造业从业人员工资的2.15倍、2.21倍、2.22倍,差距呈现逐渐扩大的趋势。在资本市场,纺织、服装、化纤三大板块的资产回报率偏低,与食品等行业有较大差距,反映出行业盈利能力的不足。资产回报率、劳动报酬偏低的现状,折射出行业盈利能力与经济贡献的错位。行业在社会利润分配中的相对劣势地位,使得优质资源不能够在行业有效聚集,从而制约了行业的转型升级与长远发展。着力解决“不充分”问题  孙瑞哲还指出,在纺织产业的发展语境下,三个“不充分”主要体现在:  其一,产融结合不充分。“融资难、融资贵”是困扰行业发展的老问题。与其他行业相比,不论是债券发行金额还是沪深两市企业的总市值,纺织服装行业均处于相对落后的位置。行业产融结合不充分有政策执行不到位、社会认知有偏差、金融市场不完善的原因,也有行业企业对资本运作不熟悉、对金融工具使用不充分、对金融创新参与不及时的因素。以资产证券化为例,资产证券化产品通过对现金流的重新设计和证券分层,一方面使缺乏流动性的资产实现变现,另一方面能够对资产信用风险进行重组,对于企业实现“三去一降一补”有积极意义。作为资产端融资工具,资产证券化通过真实销售、破产隔离、信托设立、资产分级、有限追索等机制能够实现表外融资。以这种方式融资,纺织服装企业即便信用评级较低,只要有优质财产也能以较低成本获得资金。2016年企业资产证券化产品获得井喷式发展,发行规模4730亿元,但行业企业对此参与使用非常有限。  其二,环境建设不充分。我国每年有大量的消费需求在海外实现,但海淘到的产品却很多来自中国;消费范围也从奢侈品转向日用品。这反映出消费外流的原因不只在制造能力上,也在品牌影响与消费环境上。世界品牌实验室的一项对比研究显示,中国国民对本土品牌信任度不高,这充分反映出行业在环境建设的不足。在文化建设方面,纺织服装作为文化载体和时尚表达,离建立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目标要求依然有差距,行业内文化资源的应用与推广程度不高,消费市场培养力度不够,中国时尚话语权与品牌影响力亟待提升。在责任建设方面,行业对社会责任建设和信用体系建设的认识深度、重视程度需要加强。市场公平竞争、知识产权保护依然面临挑战,假冒伪劣的个别现象对行业消费环境形成了破坏,赊销行为对供应链诚信与产业协同造成了一定影响,信息时代行业社会责任建设和信用体系建设亟待探索。  其三,创新应用不充分。从2015年开始,我国知识产权相继实现两个“100万件”的突破,即年发明申请量和有效发明专利拥有量都突破了100万件。从行业来看,科技创新要素投入也不断加大,创新产出连年递增。“十二五”期间,纺织工业授权专利共14.56万件,其中发明专利约3.48万件,较“十一五”期间授权发明专利数增加164.86%。但总体看,行业专利的含金量不高,在核心技术、重大关键共性技术和前沿引领技术方面创新仍显不足,科技创新对行业发展的战略支撑作用有待进一步加强。同时,科技成果转化率低,大多数专利处于闲置状态。创新应用不充分形成了对行业创新资源的极大浪费。  继续夯实产业发展根基  为解决好上述发展中的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行业将继续扎实产业调研与产业研究的根基,深入了解行业发展需求,做好各种规划导向型、基础研究型的行业工作。孙瑞哲强调,今年较为重要的一项工作即是对《建设纺织强国纲要(2011—2020年)》的执行情况进行阶段性评估,根据国际国内形势的变化,综合2016年工信部发布的《纺织工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预测和调整2020年纺织强国发展目标,并与《中国制造2025》规划期相一致,提出2025年纺织强国第二阶段发展目标。  与此同时,应强化行业社会责任的认知与实践,不管是从价值观的认同上,还是从产业链协同与诚信的机制建设上,帮助行业、企业逐步建立整体理性与责任竞争力;要加强非遗保护的产业化落地工作,找到符合行业发展需求的根本利益和核心痛点,让“文化自信”扎根于“产业土壤”;要持续推进产业精准扶贫,在找准切入点、提高精准度、确保实效性上瞄准扶贫对象精准发力。通过务实推进平台功能的建设,努力使行业在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方面达到长远的发展平衡。

1月23日,在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2017年工作总结大会上,中国纺织工业联合会会长孙瑞哲作了主题为《团结凝聚智慧 务实服务行业 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总结报告。

报告中,孙瑞哲特别强调了从“我”到“我们”,构建命运共同体这一主题。孙瑞哲指出构筑行业命运共同体,从“我”到“我们”包含三个层面含义:凝聚智慧€€€€协同关系、团结互联;构建平台€€€€创新驱动、专业务实;跨界融合€€€€拓展需求、价值再造。

在讲到凝聚智慧€€€€协同关系、团结互联问题时,孙瑞哲指出行业智慧,不仅是对“元素”的识别,更是对“矛盾”的解决与“关系”的理顺。从外部环境来讲,解决矛盾就是要解决供需结构不平衡、区域发展不平衡、产业收益不平衡;产融结合不充分、环境建设不充分、创新应用不充分等矛盾。从联合会内部工作来说,要理顺关系,即要理顺 人与事的关系、 事与事的关系、 人与人的关系。解决矛盾是为了促进产业提升,理顺关系为了完善机构建设。

凝聚智慧€€€€协同关系、团结互联

解决矛盾:促进产业提升

孙瑞哲指出,供需结构不平衡主要表现在产品供需不平衡、要素供需不平衡等方面。其中,产品供需不平衡主要表现在产品同质化倾向较重,部分行业存在阶段性、结构性产能过剩,供需匹配存在错位,规模巨大而有效供给不足、制造能力较强而创新能力不足的结构性矛盾凸显,品种结构、品质质量、品牌影响亟待提升,产品和服务对消费升级的适应能力亟待增强。要素供需不平衡主要体现在原料市场受机制政策影响,结构性矛盾依然突出等方面。主要表现在,国内外棉价差较大,降低了纺纱企业的国际竞争力;棉花质量不高,有效供给不足,不能满足纺织企业转型升级发展需求。资源配置效率问题使行业发展受制约。

孙瑞哲说,区域发展不平衡主要表现为资源要素分布、竞争优势变化与多年发展形成的产业区域格局存在不匹配问题。尽管在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推动和相关政策的引导下,纺织产业有序转移,区域发展差距有所缩小,但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协调的总体格局尚未根本转变。这种不平衡阻碍了资源的高效流动与应用,制约了行业的可持续发展。

孙瑞哲说,产业收益不平衡主要表现在资产回报率、劳动报酬偏低的现状,这折射出行业盈利能力与经济贡献的错位。行业在社会利润分配中的相对劣势地位,使得优质资源不能够在行业有效聚集,从而制约行业的转型升级与长远发展。

在讲到产融结合不充分问题时,孙瑞哲说,由于政策执行不到位、社会认知有偏差、金融市场不完善,纺织工业一直深陷“融资难、融资贵”的泥潭。融资渠道缺失,企业资产证券化等金融创新工具使用不足,行业发展受到很大制约。

在讲到环境建设不充分话题时,孙瑞哲说,每年有大量的消费需求在海外实现,但海淘到的产品却很多来自中国;消费范围也从奢侈品等转向奶粉等日用品。这反映出消费外流的原因不只在制造能力上,也在品牌影响与消费环境上。从根本看文化建设和责任建设不充分。从文化建设方面讲,纺织服装作为文化载体和时尚表达,离建立中华民族文化自信的目标依然有差距,中国时尚话语权尚待提升,品牌影响力有待深化。从责任建设方面讲,市场竞争的公平性、知识产权保护面临着挑战,假冒伪劣的个别现象对行业消费环境形成了破坏,赊销行为对供应链诚信与产业协同造成了一定影响,信息时代行业社会责任建设和信用体系建设亟待探索。

在讲到创新应用不充分问题时,孙瑞哲讲道,科技硬实力的创新不充分:中国纺织科技创新要素投入不断加大,创新产出连年递增,但科技成果的转化率有待提高,在核心技术、重大关键共性技术和前沿引领技术方面创新仍显不足,科技创新对行业发展的战略支撑有待进一步加强。他说,从2015年开始,中国知识产权相继实现两个“100万件”突破,即年发明申请量和有效发明专利拥有量都突破了100万件。但专利含金量低、成果转化率低,知识产权的价值存在一定的异化,有统计显示中国专利的转化率约为10%,而专利资本化的比例较低,大多数专利处于“闲置”状态。

理顺关系:完善机构建设

孙瑞哲讲道,理顺关系,就是要处理好人与事的关系、事与事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

人与事的关系要遵循“责有攸归”、谋事在格局、成事在人才的原则。谋事要从大格局意识,从整体理性出发,谋符合行业根本利益、长远利益的事。成事要有大责任意识加职业化机制保障:秉承高度的行业责任意识,责任到人,负责到底。在工作内容上,从社会生产力的高度做按照专业分工应该做的事情;在组织管理上,进一步强化职业化机制,建立合理的职能安排与有序的合作机制。

孙瑞哲说,处理事与事的关系要遵循“和而不同”。一方面,从事的差异方面看:按照各部门/成员单位的职能设置、工作基础和资源实力,科学规划、有效整合各类服务资源,避免业务规划与项目设置的重复性、同质化与冲突性。另一方面,从事的合力角度来看,要依托平台效应,形成分工合理、优势互补、服务价值最大化的协会工作格局。比如,社会责任在细分行业以及产业链各环节的渗透与内化;“走出去”及“一带一路”倡议。

孙瑞哲说,人与人的关系要“同舟共济”。处理人与人的关系要从三个方面考虑。一是,人的共同价值观念:“联合、协同、一致、高效”是中纺联共同的理想理念、价值观,是每一位干部职工的行为规范和行动指南。二是,人的多样化生态:倡导不同专业、不同代际、不同禀赋人才的创新融合与经验共享,确保中纺联人才环境的生态多样化、技能备份化、员工专家化。三是,人的民主与集中决策:群策群力,集思广益,加强民主集中制的决策机制。

构建平台€€€€创新驱动、专业务实

在谈到构建平台问题时,孙瑞哲讲道,平台战略的出发点是聚焦中国纺织工业的“新定位”。平台战略的目标是建设纺织科技、品牌、可持续发展、人才强国,具体来说就是,纺织科技强国建设€€€€建立以纤维材料与智能制造为突破的科技创新力;纺织品牌强国建设€€€€建立以时尚创意与消费引领为目标的品牌消费力;纺织可持续发展强国建设€€€€建立以环境友好与绿色循环为动力的可持续发展责任力;纺织人才强国建设€€€€建立人力资源自然流向与价值孵化为基础的人才凝聚力。

孙瑞哲说,构建平台要重点思考四个“是什么”?即真正的平台战略是什么?联合会作为行业公共服务平台的魅力特质是什么?我们各自处在这个平台上的“站点”与核心竞争力是什么?有效保障平台战略高效运行的动力机制是什么?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5-2019 http://www.shopwatersport.com. 新普金娱乐官网-娱乐网在线-Welcome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